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解读红楼
当前位置:首页 > 名著解读 > 解读红楼

红楼梦之佛系青年 | 四大名著

时间:2018-12-23 08:22:29   作者:   来源:   阅读:3148   评论:0
内容摘要:不知何时佛系文化已经成为网络热词,当代青年似乎热衷于以佛系青年进行自我调侃。好像空气中都能听到这样的呼召:来吧,在这个浮躁和焦虑的世界中来做一个看淡一切的佛系青年吧。然而,佛系青年真的那么好当吗?纵观红楼的如花美眷与王孙公子中,真有一位称得上佛系青年。他不是梅花深处栊翠庵中的妙玉......

不知何时佛系文化已经成为网络热词,当代青年似乎热衷于以佛系青年进行自我调侃。好像空气中都能听到这样的呼召:来吧,在这个浮躁和焦虑的世界中来做一个看淡一切的佛系青年吧。然而,佛系青年真的那么好当吗?

纵观红楼的如花美眷与王孙公子中,真有一位称得上佛系青年。他不是梅花深处栊翠庵中的妙玉,也不是白茫茫一片真干净后遁入空门的宝玉和惜春,而是云淡风轻万事随意的迎春。论心态,迎春为人已经佛系到了顶点。这位腮凝新荔肌肤微丰的大家闺秀,奶娘偷了自己的累金凤,不闻不问;贵客来访祖母只让三姑娘待客,不嫉不忿;当奶嫂与贴身丫环在屋内争吵时,她翻看着《太上感应篇》。三姑娘寻来救兵平儿处理此事时,迎春道出了她的处世之道:

“问我,我也没什么法子。他们的不是,自作自受,我也不能讨情,我也不去加责,就是了。至于私自拿去的东西,送来我收下,不送来我也不要了。太太们要来问我,可以隐瞒遮饰的过去,是他的造化;要瞒不住我也没法儿,没有个为他们反欺枉太太们的理,少不得直说。你们要说我好性儿,没个决断;有好主意可以八面周全,不叫太太们生气,任凭你们处治,我也不管。”

这种不讨情不加责不告状不隐瞒不决断不理会的无为之道,让黛玉大叹其佛性:“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

然而这位佛系青年在他人的评说中却成了木系青年。贾琏的小厮兴儿向尤二姐介绍贾家各位奶奶姑娘时,对其他姑娘都妙趣风声地进行了点评,唯有琏二爷的亲妹子迎春,却只提了一句混名儿叫二木头。既是木头,想来没有多少人关心她的喜怒哀乐,她也关心不了别人的人情冷暖。

邢蚰烟到贾府来投亲,熙凤将其安置在迎春处。岫烟非但不敢使唤迎春屋里的丫头妈妈,反而每隔三五天,拿钱给他们打酒买点心。至于日用缺乏,也只能慢慢煎熬,反倒是不住在一处的探春、宝钗、乃至平儿等留心到岫烟的窘迫,时不时暗中帮忙。岫烟是个雅重人,并不抱怨,但这事搁谁头上都难免不那么佛性,豪爽的湘云当即气得直叫:“等我问着二姐姐去!”

迎春身边的大丫头司棋,是打小儿伺候她的,朝夕相处主仆感情颇为深厚。司棋明显不是佛系作风,她向大观园厨房总管柳家的要一碗鸡蛋羹,柳家的捧高踩低反而把派去的小丫鬟莲花儿数落了一大通。司棋伺候迎春饭毕,带着一群小丫头,大闹厨房,柳家的虽然心有不忿“摔碗丢盘”,但还是服软致歉,蒸了碗鸡蛋羹送过去。佛系青年迎春对此是一无所知呢,还是知道了也任由司棋示威,并未写明。但柳家的如此怠慢,无非是因为迎春是个人尽所知的二木头,且又是大老爷那边的,司棋这威风不摆,迎春的处境未免艰难。

不过司棋的大胆超出众人想象。她与表弟潘又安暗中生情互许终身,甚至在大观园中偷偷约会。这越轨的私情被鸳鸯撞见,慌乱间遗失的绣春囊被贾母房中的傻大姐捡到,继而被邢夫人拿走,引发了轰轰烈烈的查抄大观园事件。东窗事发后的司棋自然苦求过迎春,佛系青年既不赞同,可也于心不忍。直至司棋被周瑞家等管事妈妈拖走时,跪着哭道:

“姑娘好狠心!哄了我这两日,如今怎么连一句话也没有?”迎春先是手持书卷默默发呆,后又发话道: “你瞧入画也是几年的,怎么说去就去了?自然不止你两个,想这园里凡大的都要去呢。依我说,将来总有一散,不如各人去罢。”


相关评论
广告投放、友情链接请联系    晋ICP备17005858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