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解读红楼
当前位置:首页 > 名著解读 > 解读红楼

袭人的贤良和心机 | 四大名著

时间:2018-12-23 06:45:08   作者:   来源:   阅读:7496   评论:0
内容摘要:《红楼梦》里,袭人最重要的品行便是“贤”,能在曹公拟定的回目里占到“贤”的考语,其实并不容易,通观回目,也只有宝钗可与之比肩。袭人的贤y良识大体在府里是出了名的,可是这个名声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袭人原先是贾母的丫鬟,出场时,已被贾母给了宝玉,“这袭人有些痴处:伏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

《红楼梦》里,袭人最重要的品行便是“贤”,能在曹公拟定的回目里占到“贤”的考语,其实并不容易,通观回目,也只有宝钗可与之比肩。袭人的贤y良识大体在府里是出了名的,可是这个名声并不是一蹴而就的。

袭人原先是贾母的丫鬟,出场时,已被贾母给了宝玉,“这袭人有些痴处:伏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今跟了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

能做到这并不容易,贾府的丫鬟多,像这样心地纯良,恪尽职守的丫鬟并不多,“袭人”算一个,“鸳鸯”算一个,“紫鹃”算一个,“平儿”算一个。

袭人厉害就在于深谙做丫鬟之道,她模糊地认为业务纯熟了自己在主子面前的存在感就强,主子一时半刻也离不开,自然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她的地位便是在事无巨细的妥贴渗透到宝玉生活的点点滴滴中一点点夯实的。

宝玉要去上私塾了,“袭人早已把书笔文物收拾停妥”“大毛衣服我也包好,交给小子们去了。学里冷,好歹想着添换,脚炉手炉也交出去了,你可逼着他们添。”这一番唠唠叨叨,琐琐碎碎的贴心,直把宝玉说得牵肠挂肚起来,一迭声地叮嘱“别闷死在屋里,长和林妹妹一处去玩耍才好”。

夏日大中午的,别的丫鬟横三竖四的都在睡觉,独独袭人坐在熟睡的宝玉身旁,手里绣着宝玉的肚兜,傍边放着一柄白犀塵为宝玉驱逐一种能从纱眼里钻进来的,人眼看不见的,咬一口犹如蚂蚁叮的小虫子。连宝钗都笑她“过于小心了”。

还是夏日大中午的,宝玉被老爷叫去会贾雨村,出来慌忙不曾带扇子,袭人也会着急忙慌地顶着大毒日头一路追上去将扇子当一件要紧物件奉上。

贾敬殡天,宝玉需得天天过宁府去守孝,偶回怡红院,又是玩的玩,乘凉的乘凉,打盹的打盹,只有袭人躲在里间为宝玉打结子。宝玉看她辛苦,让她也和众人或玩笑或歇息,袭人说:“我见你带的扇套,还是那年东府里蓉大奶奶的事情上做的。那个青东西,除族中或亲友家夏天有丧事才带得着,一年遇着带一两遭,平常又不犯做;如今那府里有事,这是要过去天天带的,所以我赶着另作一个。”何等经心,何等细致,晴雯针线活好,是断虑不到这上头的。

难怪宝玉挨打之后,王夫人要唤一个人过来问问宝玉的情况,袭人赶过去了王夫人会说:“你不管叫个谁来也罢了,又丢下他来了,谁伏侍他呢。”

荣府元宵开夜宴,袭人因热孝在身,不便跟着宝玉,贾母责怪袭人“拿大”,立马不仅有王夫人解释,又有凤姐笑回:“那园子里头也须得看着灯烛花爆,最是担险。这里一唱戏,园子里的谁不来偷瞧瞧,他还细心,各处照看。况且这一散后,宝兄弟回去睡觉,各色都是齐全的。若他再来了,众人又不经心,散了回去,铺盖也是冷的,茶水也不齐全,便各色都不便宜。”你听听,在凤姐嘴里,袭人一个人身兼数职,既能看护好屋子,又能整理好宝玉内务,供应好宝玉茶水,别的丫鬟都好似吃干饭的,而听了这话的贾母竟然频频点头,袭人的服侍到位贾母是亲身体验过的,不过也没想到袭人业务上又精进了,让贾母为宝玉被照顾的是否妥贴放了好大一心。


相关评论
广告投放、友情链接请联系    晋ICP备17005858号-3